伊犁也掀起古诗词学习风潮

《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落幕

伊犁也掀起古诗词学习风潮

2月7日晚,《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总决赛落下帷幕,16岁的上海选手武亦姝获得年度总冠军。虽然赛事已毕,但《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在观众间掀起的热潮并未散去,很多网友惊呼,春节期间的这一顿中国传统文化大餐,让人们重新领略到中国古诗词之美,更有甚者,转而投向书柜书店,伏案阅读古诗词。在伊犁,《中国诗词大会》也同样在观众中引起关注和热议。它为什么能够深受观众喜爱?伊犁是否有古诗词的文化传统?如何让古诗词继续辉映自然之美,丰富当下人们的生活?

古诗词在当下

仍然深受国人喜爱

在伊犁师范学院教授吴孝成看来,《中国诗词大会》受到观众喜爱是必然的。

伊宁市第二十四小学首届“中华诗词大会”比赛现场

他自己也是《中国诗词大会》的忠实观众,“看节目时,常跟着选手一起作答。”在他看来,这个节目非常好,传承和弘扬了中国传统文化。“而且它的选手年龄,小至十几岁的学生,长至五十多岁的成人,覆盖的观众面比较广。”吴孝成说。这也是它能够在国人中间引起反响的一大原因。

他认为,目前,中国古诗词仍然深受国人喜爱,这一点可以从大多数家长对于孩子的启蒙教育多从让其背诵古诗词看出。“从小受到熏染,长大后自然会对古诗词怀有感情。”吴孝成说,他在教育自己的两个孙女时,也正是让她们从背诵古诗词启蒙的,“大约背了七八十首。”

伊宁市民宋长城告诉记者,自己对于中国古诗词的喜爱,也正是源于家人对其的启蒙教育,“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背诵一首古诗。”宋长城也是《中国诗词大会》的热心观众。他说,这档节目不仅能唤醒记忆中的古诗词,引起共鸣,而且,嘉宾的点评,也让其更好地理解了所读过的古诗词的意蕴、内容。这是他喜欢这档节目的原因。

至于古诗词对国民的影响,吴孝成说,古人称“腹有诗书气自华”,这一点可以很明显地反映到现实生活当中,书读得多与少、诗词读得多与少,会直接影响到人们的言谈举止,“古典诗词能够给我们美的熏陶,让我们在吟诗颂词的过程中,自然地接受诗词中所呈现出的美、所表达的爱国情怀、所阐发的对自然山河的热爱,这会让我们更诗意地栖居于此。”

宋长城则表示,古诗词带给他的是一种更丰厚的生活体验,“比如,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因为时代原因,我们无法在现实生活中体验作者的这种感受,但是从这句诗中,我就体验到了诗人的家国情怀和英雄气概。”另外,古诗词的凝练、深远也能很好地表达自身感受,“像过年期间,我就在朋友圈中引用了宋代章良能的《小重山·柳暗花明春事深》中的句子‘旧游无处不堪寻。无寻处,惟有少年心’来表达一种时光易逝、年少不再的情感。”

伊犁本土旧体诗创作者蒋本正说,如果论古诗词的具体作用,怕是说不出来的,它是无用之用,具有无用之美。与宋长城一样,他也认为古诗词的言简意赅、意境深远能够更好地阐发情感,“比如,想家的时候,你就会想到‘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而当站在黄鹤楼上时,用‘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来表达情感总好过只会说一声‘哇’。”“古诗词能滋养心灵,提升人们对美的感受能力。”蒋本正补充。

伊犁古诗词的创作

曾是“乾嘉诗坛”的一支重要力量

边塞伊犁自古具有古诗词的创作传统。若向上追溯,西汉年间,细君公主于此创作的《黄鹄歌》可谓是边塞诗的开篇。吴孝成说,元代的丘处机和耶律楚材还曾在途经伊犁果子沟时唱和过描述沿途风光的诗作,明朝使臣陈诚也曾在经过伊犁时,创作过多首与此地有关的诗作。

“伊犁由于地域缘故,一直呈现着少数民族文化、印度文化、地中海文化、汉文化等多元文化荟萃的状态,据可见文献,到了清朝,伊犁的多元文化交融达到鼎盛,汉文化一度成为主流文化,这与伊犁将军府的设立有关。伊犁将军府和伊犁九城的设立,使得伊犁成为全疆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城市的繁荣直接导致人口大量增加。在此任职的满、汉、蒙古等文人官员都是汉文化的受益者,他们和大批流放于此的戍客,祁韵士、洪亮吉、邓廷桢、林则徐等,都成为汉文化的传播者。”吴孝成说,这些官员和戍客在伊犁生活期间,创作了大量诗歌作品,“就我搜集到的,就曾有68位清代诗人在伊犁创作过诗歌作品,这些作品可以归结为清代西域诗。”

清代,诗学兴盛,至乾隆、嘉庆年间达到鼎盛,形成乾嘉诗坛。吴孝成说,这一时期,生活在伊犁的文人墨客创作的诗歌作品正是乾嘉诗坛的一支重要力量,这些作品从历史层面讲,是我们了解伊犁历史的宝贵文献,从文学艺术层面来讲,也能够让我们感受到伊犁山河之美,陶冶我们的情操。

以乾嘉诗坛重要诗人洪亮吉所著的《伊犁纪事诗》中的一首为例:“古庙东西辟广场,雪消齐露粉红墙。风光谷雨尤奇丽,苹果花开雀舌香。”从这首诗中,我们除了能感受到冰消雪融、春暖花开的美好之外,还能从惠远城的粉墙、古庙中窥见当时繁盛的汉文化。

吴孝成说,说到边疆文化,多着眼于一体多元,注重发展和宣传各少数民族的文化。但事实上,自乾隆以来,伊犁的汉文化底蕴非常深厚,需要更好地挖掘和推广,“比如,在给青少年教授唐诗宋词元曲中的经典作品的同时,也连带着给他们讲一讲我们的伊犁古诗词,这样,他们就可以从这些古诗词中更好地了解伊犁的文化和历史了。”

多方力量共同推动

诗词的民间普及

2016年,对于伊宁市第二十四小学教研室主任蔡万茹来说,最为值得回忆的事件之一是学校于当年6月组织开展的首届“中华诗词大会”活动。

蔡万茹介绍,这届活动得益于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第一季的启发,“我们模仿了栏目的赛制、形式,开展了活动。”

“活动所以能成功举办,实际上是我们积淀一年的结果。”蔡万茹说。此前,她曾至南京学习,发现当地学校对学生的文学培养、古诗词的教育非常重视。她深受触动,其实,伊宁市第二十四小学一直弘扬中国传统文化,而古诗词正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大瑰宝。“6至13岁是人的黄金记忆期,正好是我们的小学教育阶段。那么,我们何不抓住孩子的黄金记忆期,在孩子的记忆中留住我们中华文化的瑰宝?而且,古诗词对于孩子的文学修养和个人修养都有很大助益。”蔡万茹说。

伊宁市第二十四小学遂在2015年将古诗文设立为学校的校本课程,并由学校教研室组织语文老师编撰了《古诗文考级读本》一书,收录了134首古诗。每天的早读课和课前三分钟,老师们都会带领学生吟诵古诗。学生们则可以根据自己的背诵情况,自主申请过级。“我们的考级读本一共分为六级,每过一级,我们都会颁发证书并给予相应称号。比如,过了六级的,就意味着能完整背诵134首古诗文,我们会给予‘古诗小状元’的称号。”蔡万茹向记者介绍他们为鼓励孩子们背诵古诗词采取的鼓励措施。

而2016年该校举办的“中华诗词大会”活动进一步激发了孩子们学习和背诵古诗文的兴趣。“这次活动中,我们的冠军是一位哈萨克族女学生巴合兰,后期,我们也会将这一活动确定为学校的常规活动,年年举办。”蔡万茹说,“我们今年还计划面向社会开放这项活动,为咱们伊犁喜欢古诗词的人搭建一个展示的平台,扩大活动影响力,从而让更多人爱上古诗词。”

除了学校教育外,伊犁诗词学会在推动伊犁的诗词发展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伊犁诗词学会成立于2005年6月。据伊犁诗词学会负责人介绍,学会自成立以来,他们采取了多项措施来推动旧体诗词在伊犁的发展。

首先,他们通过举办诗词大赛来激励本土诗人们的创作,从2005年至今,就开展了“雪莲杯”“仁和杯”“联正杯”等多项诗歌赛事。“在伊犁州成立六十周年的‘联正杯’古体诗词大赛中,我们收到全国来稿2000多件,其中伊犁就有30多人递交了作品,这大大超出了我们的预想。”该负责人说。由此可见,旧体诗词创作在当下仍然较为活跃。

此外,伊犁诗词学会每年都会邀请全国著名的旧体诗诗人来伊犁讲学,培养当地诗人。同时,还通过开展诗歌朗诵、定期去老年大学授课等活动推动伊犁当地的诗词发展。

“我们还创办了诗词报,每期都有两个版面刊登旧体诗词作品。通过这个平台也发现和培养了一批旧体诗词创作者。”该负责人说,每期的报纸都会向多所学校免费赠阅。

“通过这些年的努力,伊犁已经形成了一批旧体诗词的创作队伍。目前,学会内旧体诗词的创作成员达到90余人,其中王敬乾、刘军、蒋本正、陈江琼、王志华等,很大一部分都是中华诗词学会的会员。” (记者李剑)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伊犁也掀起古诗词学习风潮